"保護鯊魚 藝術巡迴展"於中國國家博物館開幕

    “保護鯊魚——藝術巡迴展”於2015年8月20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開幕,本次展覽已經是此國際藝術巡迴展的第三站,参與展覽的中外當代藝術家希望通過形式多樣的作品來喚醒公眾的環境保護意識,用藝術的力量來改變世界。

“保護鯊魚”藝術展帶你走進中國國家博物館

    海洋保護對於可持續發展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全球問題,而中國在這一領域處於關鍵性的科研前沿地帶。為了提升社會意識的廣泛認知,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了針對這一國際環境主題的展覽,在眾多藝術家與慈善家的全力合作下,傳播鯊魚保護對於維持海洋生態系統平衡的決定性作用。“保護鯊魚——藝術巡迴展”由僑福集團旗下的綠色藝術機構僑福藝動首先倡辦,致力於與國際環保組織和各地博物館鼎力協作,共同呈獻針對環境議題的藝術展覽。

被向下的向上體-王魯炎

    “被向下的向上體”是一個由不鏽鋼浮標構成的大型裝置藝術作品。作為一個深刻奧妙的概念藝術作品,浮漂上浮與配重下壓,構成難以抑制的慾望與控制慾望之間的矛盾。人類與自然的關係即陷入了這種矛盾衝突。

不要殺我-黃敬恆

    兒童畫家黃敬恆的繪畫作品為此次展覽的跨學科概念添加了意想不到的童趣,他通過天真的視角用鮮明的顏色繪畫出一頭卡通風格的鯊魚在大海淚流。漫畫話框內的標題“不要殺我”寫出了鯊魚的心聲,兒童對鯊魚的人性化表述讓觀眾不得不面對鯊魚可憐的命運。這種天真瀰漫的着色風格恰與作品自然寫實的味道,兒童視角和創作取得觀眾的同情。這幅作品更重要地結合了兩代人對這個話題的關注。

雙重庇護-範曉妍

    “雙重庇護”是由一整塊金屬雕刻出來的的作品。黃銅漩渦上佈滿黃銅帶魚,還有一些帶魚散落在漩渦周圍和整件作品的上部,像黃燦燦的絲帶或者像水母的鬚子一樣,守護着裏面漩渦包裹的僅露尾部的鯊魚。這件藝術作品背後的想法是呼籲人類為保護自然多多貢獻。人的力量很偉大,只要我們有保護自然的意識並落實到行動上,相信好多生物就有了在地球上生存的機會。

鯨鯊母與子-傅作新

    經由魚翅的形狀劃開畫面,很清楚可以看見右下角有一隻鯨鯊,而左上方也有一隻不是很明顯的鯨鯊頭部,它消失在大海深處。以“生命”的概念來表現保護鯊魚的主題。巨大的魚翅形狀分隔了畫面中隱約的母鯊魚與小鯊魚,人們的私慾宛如葉脈網路的枝椏吞噬着母鯊的身軀,它象徵着人們為了取得魚翅而大量的屠殺鯊魚,使得母與子的生命無法延續與串連,任何生命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尊重地球上的每一個生命,不能為了人類的口欲而忘了鯊魚存在的意義。

進化-高孝午

    高孝午的雕塑“進化”作品以不鏽鋼和色彩烤漆構成,他把鯊魚“進化”成看似美麗的金魚,諷喻了人類的貪婪慾望與反自然的行為。在藝術家看來,“金魚”看似美麗,而這種美麗卻暗涵了反自然的意味,顯然,這種“美”只是人類自以為是的美。

它不是食物,更不是點心-侯忠穎

    我將鯊魚轉換為美好的甜點,鯊魚像雪糕逐漸融化,象徵物種的消逝與自然的崩解,鯊魚如糖果般美豔可口的色彩,象徵着化學污染的危險性。手握着鯊魚棒棒糖、張開大口正準備要吞下鯊魚棉花糖、或少女天真的要啃食鯊魚棒冰的姿態,呈現孩童般幼稚不考慮後果啃食的狀態,暗示人類低估鯊魚的真正價值與幼稚自私的心態,以及將污染吞下肚的潛在危機。作品運用照相寫實的微觀放大方式去描繪,客觀的反映人類食用鯊魚的狀態,期望跳脱人類的視點冷靜看待人類盲目消費鯊魚的行為。

紀實攝影-樑永光

    過去三年間,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遍佈亞洲的數十億美元規模的野生動物非法貿易真相,我造訪了十個不同的國家。我在河內拍攝過黑熊取膽,在蘇門答臘拍攝過蟒蛇被剝皮,在桂林拍攝過老虎養殖場,在印尼婆羅洲拍攝過失去雙親的孤兒小猩猩。然而,在拍攝工作中我看到的所以動物裏,只有一種我也曾是它的消費者——鯊魚。

海嘯-李暉

    雕塑家李暉的作品“海嘯”呈現了海嘯之力量,藝術家巧妙利用了博物館樓頂上鏽跡斑斑的魚槍與海洋環境的語境,既分析了現成品對象,也表達了個人觀念。它象徵大自然的“憤怒”,也包括海中生物的鯊魚,並充當受難者的角色。他製作了一箇中心破裂的牆面,套在魚槍上猶如這一破壞力是魚槍造成的,這暗示了一個現實:我們只能承受這份力量。當觀者面對形成破裂鏡子之時,自我形象也會映在這些碎片鏡面之上。

禁止複製II-李繼偉

    我喜歡用透明材料來呈現作品,“Don't Copy II”是用七十多片透明材料,塑造與懸吊了四米長的鯊魚形體,以X光片的形式,多層次剖析了自然生命的本質,象徵了鯊魚與人類的某種關係。我把這種感受,表現為一種高度透明的視覺形象,把意識與空間進行有機的結合。“Don't Copy II”是想喚醒人們對自然的尊重,注重自身行為與公眾環境的平衡,以避免人類將來生活在一個克隆的世界。通過一個觀念與審美的形式,透視自然與生命,人類與未來。

動物系列-劉若望

    鯊魚與鐵籠相互撕咬,自然力量與現代文明相互衝撞、制約,拉扯出一片慘烈的血紅。在力量被顛倒、對手被消滅之後,人類的出口在哪裏?

平衡-Thomas

    畫作中,一頭真實比例的虎鯊被置於一艘年久失修的破舊漁船上,捕撈和割取鯊魚鰭時最常見的那種船。這兩大宿敵的並列出現在極度相似的外形下共同揭露了一種深刻的諷刺意味:兩者都以流線造型達成水動力學的最快速度和高效的捕獵行為。這種相似性造成的諷刺意味在於兩者都面臨絕跡,在一個千變萬化、技術驅動的世界裏堅持生存。鯊魚顯然是由於過度捕撈和切割魚翅而瀕臨滅絕,然而,漁業作為一種生計的方式同樣岌岌可危,迫於經濟壓力和對各種海洋生物的環境威脅。

文本的序列-楊韜

    反智的使用黑色金屬包裹眾多人類學與動物學的經典文本,打亂現有的知識獲取與認知秩序,將動物與人類的認知邊界與情感邊界平等的封堵在圓形旋轉場域內,以此創造當代文明系統對於知識結構與生物鏈重新的排序與更改可能。

弒度-由金

    “弒度”通過繪畫描述着矛盾的時間、錯亂的空間,對自然生命的侵襲,他通過擅長的生動線條和明亮的色塊來體現鯊魚在空間中面臨死亡的處境。

暢遊-鄒亮

    該作品本身是鏤空的造型,在展示中,有一束強光投射在鯊魚上,造成鯊魚的各種小魚的影子映在牆上,藍色的投影牆能夠使人聯想到魚兒在海洋中暢遊的場景,營造出了孩童天真玩耍的情景。這一作品不僅代表出人類和鯊魚的平等關係,而且也暗含了彼此相處、相近的距離。
掃一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