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愛:在最幸運的時代 做最有份量的自我


出生於香港的張天愛,4歲開始學芭蕾,9歲成為第一個進入英國皇家芭蕾舞學院的亞洲女孩、中國女孩,在芭蕾殿堂贏得無數榮譽。而在19歲的花樣年華她又轉身踏足時裝界,個人時裝品牌大獲成功,同時在九十年代一手推動了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的成立,這也成就了她在中國時裝界與世界芭蕾舞蹈藝術界的重要地位。張天愛的父親張有興是第一位香港華人市政局主席,兼任了九年的立法局的議員,是典型的英國式紳士,她從小便在傳統英國式家庭及教育下成長,遊走在東方傳統與西方思潮融匯的環境與經歷中,也塑造了張天愛獨具個人魅力的視野與創造力。在今年香港迴歸祖國十八週年紀念的當下,我們採訪了這位不斷突破自我,懷抱永遠青春情懷、堅持走自我路線的當代傑出女性——眼前的張天愛,優雅而熱情。已經年超五十的她可謂是不折不扣的“高齡美女”,依舊保持着完美的身材。她笑稱“學芭蕾的女孩永遠長不大、永遠活在童話裏。”而這些年,她一直生活在北京,選擇在這裏去開創芭蕾教育事業,也繼續構築她的夢想世界。

· 芭蕾與北京 都是天生的緣分


大公時尚:歡迎天愛老師。我看到您就覺得您非常有活力,而且,我也想到了一句中國的老話,叫做“三歲看老”。意思就是你小的時候,基本上就能看到你未來人生的一個大致的方向。您覺得這句話在您身上合適嗎?


張天愛:我覺得很可以,因為我小時候,好像有幾個性格在裏面,,我安靜的時候特安靜,我活的時候特活,我從很小就很喜歡幹很多事情。所以,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個孩子那麼奇怪,那麼多方面的性格。


大公時尚:就不知道他接下來要幹什麼?

 

張天愛:是。


大公時尚:其實我們也知道,您是生活在一個比較特殊的家庭,您的父親是典型的英國式的紳士,他對您的教育和影響,您認為是怎麼樣的?

 

張天愛:爸爸是從小,一早跟他爸爸,就是我們的爺爺去南美洲,他們做木頭創業。一早給我爸爸在西方長大,在南美洲,最後他就去哈佛大學讀了一段時間。其實他很開放,他感覺文化藝術在西方是很受尊重的,所以他就看到我很喜歡文化藝術跳舞,他就感覺應該是給我一個機會去做我要做的事情。反而我媽媽是一個女高音,唱歐式的女高音,所以我爸爸媽媽認識以後,在中國他很接受我們是文藝人才,所以很支持我們,從小給我想去跳舞,跳芭蕾舞,他就很支持


大公時尚:所以,您四歲就開始芭蕾了,並且9歲的時候就成為了英國芭蕾舞學院的唯一的一個亞洲女孩?


張天愛:是。


大公時尚:您覺得進入英國芭蕾舞學院是一件難的事情嗎?


張天愛:其實沒有,我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我們家裏四個孩子。他們有彈琴,有唱歌,有拉小提琴,但是從小就是我比較皮,很小就學舞蹈、體操,什麼都做,做到我很累,我都不累,後來我就天天有跳舞,不跳舞我就不吃飯,我就不讀書,所以我爸爸媽媽都怕了我了,天天跳。所以我進專業學校時候還不太清楚是什麼東西,因為他看到我整個人都想太愛舞蹈,所以很自然就進入了這個學校。


大公時尚:所以您覺得學習芭蕾的經歷對您來説最大的收穫,或者是讓您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張天愛:就是精神跟思維上自制力,怎麼都不會怕失敗,這個我覺得修養,修的我有一種刻苦耐勞,我就是怎麼樣都不會害怕。很有自律,有自律,很用功去做事。我們舞蹈演員有一句話叫説很難長大,因為我們喜歡活着在那個夢幻世界裏面。享受,還有表現你的心裏的感覺,所以,我很想培訓小孩子就愛舞蹈,我們現在就有孩子開始跳感覺有無數內容的芭蕾舞,有現代舞蹈,所以我挺快信在北京,為什麼?因為我媽媽是北京人,我在這裏我們八卦掌,武術的老師都是在北京。所以,這個對我來説是我的家,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因為爸爸搬到那邊。但是,我媽媽的加還是給我一種。


大公時尚:家的親切感。


張天愛:就是在北京,很大,很多我需要學到的東西在這裏。

· 闖入“青灰時代”的香港風尚代表


大公時尚:香港迴歸已經18年了,其實您也很早就來到內地,而且也長期在北京生活,那您記得最初來北京的時候,來內地的時候,大家是一個什麼樣的着裝和心態,和現在相比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張天愛:差不多18年裏面,頭四五年絕對是很黑暗的,沒有顏色,有一點很沉重的。


大公時尚:就是我們説的那種青灰色的。


張天愛:中國就是很嚴肅,不知道外面太多東西,又不太主動去改,那個時候。慢慢就開始十年後了,就感覺開始接受很多東西,但是又開始瘋狂的去仿,去追捧。


大公時尚:比如説在改革開放之初,內地的很多人都會去模仿香港的生活方式或者是着裝方式,那現在這種情況是不是有一些變化了?    


張天愛:一定有,我就是看到全世界都是你追我,我追你的,中國剛開放的時候就追香港,因為近,傳媒都是看香港。因為香港夠西方,又追台灣,又追新加坡,追日本,看電視追。中國服裝設計只不過是三四十年,我開發服裝週的時候,在上海、北京,我都在裏面去推。他們那個時候做運動裝,做套裝,沒有開發很多膽子大的東西。就慢慢拿一個新的平衡去仿西方的東西,但是整天感覺我們是仿。現在,反而最有分量的就做自我。我覺得現在已經開始有,我就喜歡穿我的旗袍,我最喜歡穿我的麻。我認識一個藝術家,就喜歡談琵琶,電子琵琶,或者電子二胡,我就感覺他們有自我的風格,所以當很像一個地方追完了,反過來現在香港追國內了。

· 對當下時裝界觀察 最有份量的就是做自我


大公時尚:仿來仿去才發現自己的東西反倒是更好的,或者是更適合自己的。


張天愛:慢慢他們會仿中國的,現在。我覺得,不是誰有錢買東西最厲害,是誰敢穿,我就不跟着你們走,我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這個才是一個國家的開放的時間。最近五六年我感覺開始,有一種很新鮮的概念,就是我們有自我的,我們有自己的本民族,有自己的一套,有自己的想法,有自我的才華。


大公時尚:您可以説是一手推動了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的成立,而且現在經過了這些年,中國的時裝在您看來,時裝業有了哪些變化?


張天愛: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去,那時候上海、北京都沒有服裝週的,就是大連有。大連服裝週那個時候不是貿易的銷售,就是很像過年開一個很大的PATHY一樣的。


大公時尚:像一個市場是嗎?

張天愛:是,慢慢上海請我去做第一次服裝週的展覽會跟服裝模特比賽,設計師比賽,我就做導演了,就開始。對我來説,那個時候,真的很封閉,我要什麼都帶進去有很多品牌,法國品牌,中國品牌,香港品牌,台灣的品牌都帶進行。中國那個時候真的不是很多。學生的服裝設計,那個時候很誇張,擱一個帽子是屋頂,或者是一碗麪,就是很誇張的。但是,慢慢北京就開始服裝週,所以,最近這十年,我覺得中國時裝週才有自我的一種新挑戰,做我們可以絲綢,我們可以自己認出來的,有不一樣的方法處理這些。


大公時尚:做我們中國人自己的時尚。


張天愛:是。我今年就嘗試世博請我做發佈,用我的西方長大的服裝概念,怎麼利用中國文化在綠化感覺怎麼去染,用生果、蔬菜染成花朵,用這些自然的東西染成不料,畫一些中國的,有元素的現代東西進去,才縫到做衣服。有一些新的創意。

· 做自己的時尚也一定得寬容,要與高手合作


大公時尚:您覺得未來中國的服裝設計有沒有可能達到  國際上您提到的一些比較老牌的,比較説愛馬仕,或者LV這種頂級的,有沒有可能出現這樣的品牌。


張天愛:我覺得我們再仿這條路已經是落後了,不可能再跟着它那種法國、意大利、美國生活,現在是面對新的挑戰,用IT來做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還是有我們有一天會達到最高水分,不要用這些傳統故事就可以達到。 我覺得我們一定要包容,請一些國外的高手來一塊合作,因為我的合作都請很多顧問,西方來做英國皇家的東西。因為我去了讀了,因為天天在變,我追的上,追不上,我一定要請顧問的,所以我們華人還是要溝通跟託手,跟西方一塊達到這樣的水平才受歡迎。


大公時尚:可能也正是因為您從小在香港出生,然後又到國外去上學,這樣的經歷多數了解的是西方,再反過頭來來到中國,才被中國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一下子吸引了。而且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張天愛:就是一個時代的變化,現在的中國是最好的時代,如果是改回來以前在中國長大,現在必須要出去。但是我已經出去了,學好了在歐洲他們永遠不要改了,他們不是那麼容易去改它,    在中國怎麼都是一個有可能性的地方,現在。要欣賞我們自己文化藝術,文化藝術家沒有一個地方亞洲來説,比得上中國的藝術家,還有作家,還有流行文化藝術,從小英國長大的,我在那邊學了很多東西,我回香港又學了很多東西,但是我覺得中國我學不完的東西,就是這麼簡單。我的中文很差,現在還是很差,但是起碼我慢慢寫就知道,有學不完的字。我很多很好的老師,中國是一個大的博物館對我來説,所以我貪心,所以我要在這裏學多一點東西。還有在中國你不怕老,在中國你做一個藝術家,70、80還有時間,慢慢學習。所以,挺開心的在這裏,在慢慢學。我還在讀書,我還在讀書我的博士論壇。

· 生活與夢想 是一種激情的享受


大公時尚:其實我發現您不僅僅是對時裝和芭蕾有興趣,您19歲的時候,回到香港之後,對模特、演藝,包括後來對繪畫也都非常也興趣。那您可以跟我談一談您為什麼有那麼廣泛的興趣,那您現在的重點是什麼?


張天愛:其實從小我就喜歡藝術,我是亂在牆上畫東西,整天給媽媽打,又在布料上,不夠布料剪窗簾布,我就沒有這樣的概念。所以整天就想縫,畫。所以,我做什麼,我都很有一種藝術的,進入每一個事情都從藝術方面進,不是從貿易,或者是從你需要穿什麼我設計,我就想藝術進我的每一個行業。從舞蹈,編舞,到服裝行業,到我本身現在做培訓的行業,我都是很喜歡做一個藝術中心,所以我叫這樣一個藝術培訓中心。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文化藝術內涵是很重要的,不光  只要跳舞蹈,要懂得怎麼看繪畫我覺得中國對我來説服裝、藝術還有貿易及現在都變成融合在裏面,有一些貿易很藝術感覺,有一些藝術有很貿易感覺,這是很多方法去做一些事情。所以我覺得我很幸運,這個時代,有那麼多不同的行業我可以融合一塊去做一些不同的項目,不同的藝術展覽。我就很感覺特幸運。


大公時尚:您覺得一個人的生活方式或者一個人的心態對於從事時尚或者對於生活來説,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張天愛:很大影響,很大很大,我的激情,我的愛好,我的面對人生的一種生活、享受就要吸引到,你做什麼都可以感覺到,可以看到。如果你很喜歡做一個事情,但是你沒有表露出來沒有傳達給別人看到,他們就不知道,我跟感覺跟孩子太開心了。因為他一片00:04:55,就跟着你設計他們的思維,他們的想法,他們的修養,他們的美,多好。所以我感覺人生最開心是現在,因為我可以天天跟小孩子慢慢培訓教育,交他們舞蹈,交他們學不一樣的文化藝術,就變成他很有修養,這樣我就很開心。


大公時尚:的確能感覺到您是非常快樂,而且到還保持着一顆少女柔軟心態的一個人,您是怎麼能夠做到這一點?


張天愛:我不是説了嗎,舞蹈演員長不大的,永遠在童話故事,是仙女,有白馬王子,就是這樣的狀況。


大公時尚:通過和您的聊天我就發現,你是一個非常對生活充滿熱情,同時,又把一個凡事都離不開藝術,把藝術看的是至高無上的一個人。然後,您的這種活力還有您的這種態度也感染了我們,我們也希望您的這種積極和對美學的,對時尚的態度也能夠影響更多的人。謝謝天愛老師,謝謝您做客我們節目。


張天愛:謝謝。


大公時尚:謝謝您做客我們節目,同時也感謝各位的網友的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我們下期再見。

幕後人員

監 制

安永峯

策 劃

安 綺

編 導

王田田

主持人

周 楠

攝 像

徐上傑

攝 像

馮 昊

剪 輯

劉斌臣

撰 文

安 綺

攝 影

張文傑

實 錄

許 楠

編 輯

馬 娜

編 輯

李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