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生命本是場奇幻的冒險

旅行

海灘度假裝備TOP8

    2015年6月6日

    第八期

  • 健身教練、野外特勤、私人保鏢,張巍從事過很多“猛男專屬”的職業,但最終,他選擇迴歸到內心對自然和世界的純真嚮往中,將極具挑戰的特種旅行,作為自己由衷的熱愛和不懈的追求。穿越無人荒漠、潛入斑斕海底、遠航深海垂釣,每一次旅行都充滿着驚喜和驚險。他從未退卻過,對張巍而言,生命本身就應該是這樣一場奇幻的冒險。[詳細內容]
  • << BACK

    勵志故事,需要實踐不要聽


      張巍14歲進入職業高中,成為國企酒店的定向代培生。那時的張巍高大但虛胖,體育課除了鉛球項目之外,全是不及格。3尺3的腰圍連老師都看不過去了,勸他好好鍛鍊身體,再回到酒店接待外賓。或許只是老師無心的玩笑,但卻改變了張巍的人生軌跡。

     張巍在健身房遇到的第一位教練是一個年近70的國家舉重隊4A級國際裁判,老爺子身高不到1.6米,但能將最重的槓鈴輕鬆舉放12次,張巍頓時看傻了眼,並且從心裏打定了和老爺子健身的主意。這一練就是7個多月,平均每天在健身房裏能待上10個小時,魔鬼般的訓練後,張巍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腰圍直線下降到2尺4,百米短跑竟然也跑出了12秒多的成績(當時,中國國家隊的成績紀錄是11秒左右)。

     畢業後,健身教練的工作持續不到一年,張巍就因為朋友的介紹進入了中科院野外地質調查研究所擔任野外特勤。科學考察、地質研究、軍用地圖繪製……這些專業的工作帶給張巍的是更多適應野外環境的機會,也正是在這個過程中,他愛上了遠離都市的原生態自然。“如果沒有野外勘探的任務,我在家真的是待不住。第二天肯定就背上帳篷出門了,哪怕是在長城腳下睡一晚,我都覺得特別快樂!”


    穿越沙漠,無人區裏的生命驚喜


      憑藉足夠豐富的野外生存經驗,2001年,張巍挑戰了“死亡之海”,自駕穿越全程1200公里的羅布泊沙漠。2011年到2013年期間,他和同伴還橫穿內蒙古庫布其沙漠十餘次,其中自駕6次,徒步7次,累積行程1500公里。

     在很多從未親臨沙漠的人眼中,這是一片只有黃沙漫天的嚴酷地獄。但對於真的用雙腳丈量過沙丘高度的張巍而言,沙漠是一個充滿生命驚喜的地方。一覺醒來,你會發現帳篷外多出一串串蜥蜴的腳印;在綠洲邊,你還能偶遇遷徙途中停駐飲水的天鵝;抑或是當地人為了防沙護林而親手插下的一根根樹苗。這些或微小、或頑強的生命,在荒茫大漠裏顯得如此生動、美麗。

     當然如你所想,沙漠的確是一個危險係數很高的地方,橫穿而過更是對體力、耐力和意志力的極大考驗。威猛大漢並非優勢,對張巍而言,關鍵的是掌握野外生存的技能和擁有超強的意志力。比如,如何在水源處過濾取水、如何反時間安排徒步行程,以及如何準確判斷前方的安危狀況。

     和普通的度假旅行不同,穿越沙漠屬於帶有極限挑戰的特種旅行項目之一,過程的辛苦與艱難可想而知。但張巍説,當夜晚躺在沙地上,仰望着城市裏從未見過的滿天繁星時,內心那一股油然而生的感動才是最有意義的存在。


    遠航海釣,我與自然的平等遊戲


     在我們採訪結束的第二天,張巍便帶着妻子和2歲多的女兒遠赴馬爾代夫,這一次他要挑戰的是巨型魚的深海海釣。“這次爭取釣一隻400斤的吧,哈哈!”張巍笑着説。

     和我們熟悉的《老人與海》不同,深海海釣發展到現在,是指以休閒、運動為主的SportsFishing(運動海釣),強調只“漁”不“獵”。釣起一隻海魚,來品嚐最新鮮的刺身,這當然是海釣者的福利。但在多年的海釣活動中,張巍大多數時候還是會將已經上船的魚放生,“海釣是一場我與大自然的平等遊戲。我在船上,魚在海里,我們通過一根結實的魚線相連,並相互追逐、相互博弈,最後我能將它拉上船,就足夠成為這場遊戲的最大樂趣。”

     海釣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同時蒼茫大海也是一個修身養性的磁場。出海遠航時,海釣只是一部分活動,張巍還喜歡躺倒在甲板上,將自己的身體交付給海風與陽光,或許只有在這個時候,人才會明白,“我們不是征服者,我們是大自然的一份子,並且極其微小的存在着”。當心靈被這樣的意識衝擊的時候,張巍起身遠望,感受到了無比的寧靜與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