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用完美主義打造芳草地藝術商業

文/安綺
 
如今提起芳草地,不再僅僅作為北京朝陽區的一個美麗地名,已變為潮人共知、必去的一座時尚地標。奇特三角造型的玻璃之城矗立在街邊的綠蔭掩映中,裏面風格自成一派,是有着獨特高端品牌和繽紛東南亞美食的商場,還有幾十間不同風格客房的酒店,更特別的是還能看到大師級的藝術展覽......在它的心臟地帶,位於三層的董事長辦公室裏,我們見到了它的創造者,香港僑福集團董事長黃建華先生。
80年代他的家族所開發的香港陽明山莊即是建築界的經典,在香港迴歸祖國的前一年,也就是1996年,他的父親在北京拿到了這片土地,而今他選擇扎根在芳草地,用十幾年的時間去打磨理想,也用自己的藝術品味,悄然改變着生活在這裏的人們的生活方式和休閒去處。他説自己是完美主義者,做事必須100分。在商場裏他經常四處轉轉,習慣了一邊走路、一邊思考。無論生活是用什麼方式去營造,藝術也好、穿着飲食也好,包括工作,人的態度最重要。
 

 
留戀台灣,最喜歡香港的生活,北京的大環境很適合我

 
    大公網:您在台灣、香港、倫敦都居住過,現在生活在北京,對這幾個城市的印象是怎樣的?
黃建華:我小時候在台灣長大的,中學還沒有讀完,就到英國去了,可是對那個地方很留戀。台灣我其實跟你講,真的很空白一天,它是一個非常樸素的地方,主要好吃的多,人也非常親切。
倫敦是我的第二故鄉,我也很喜歡歐洲。特別喜歡北京,它的大環境很適合我,馬路又寬,機場又大,講話又大聲,很合適我。最喜歡的是香港。
 
    大公網:您覺得這幾個城市的生活方式有什麼不同?
    黃建華:生活方式最好還是在香港,步伐非常快,我一天可以做好多事兒,在台灣一個月只能做兩三件事兒,在北京是每天都有事兒,我覺得步伐不太一樣。
    香港在品位方面,要比內地高很多,你講吃的菜新鮮,香港比哪裏都新鮮。而且在香港很容易買很小的、很精品的東西,公司名不經傳的,但是做了很多精品。比如説我酒店裏面用的牙刷、牙膏,洗頭洗澡的東西,我現在都用大牌子的,因為全中國都在用,那絕對安全,但就沒有那個特殊的品位出來。


 
用藝術的心態打造一個商業作品

    大公網:説到生活品位,您為什麼會想要打造一個展出很多藝術品的商場?
黃建華:我覺得,很多人很驚訝,在我們生活中間,大家一直走離不開藝術,只是在講程度問題,只是大跟小的問題。你家裏怎麼掛畫,擺個擺設,插盆花......商場比較大,大給我帶來更多的空間,我更容易發揮。
 
    大公網:不過,用商場位置去擺這些藝術品,某種意義上相當於出讓了自己的盈利空間?
黃建華:沒有,這點我很小氣,我不會。這些作品都擺在公共空間裏面,展覽館空間的好處,第一個,提升大陸的品位,我這邊如果只有商場,只有寫字樓會非常枯燥。現在人家覺得這個商場裏面還有展覽館,會吸引更多的人潮。我這邊是商場,就需要有人來,我認為這是我們的商業上的一個手段。
我們就是把做廣告的錢弄了一個展覽館,我覺得相對得到的效益會更好,而且給藝術家提供一個展覽的機會。你不用説每次看展覽館,藝術家的作品要到博物館或798。人家一方面是消費者買東西,也便成了觀眾,把觀眾和消費這理念拉在一起,很多人更想回來看,他覺得又換了新的東西。
到了商場,就算不花錢,喝杯咖啡總要吧,吃個小東西會吃吧,小東西也會買。商場本來就需要有人花錢,這些就是應運而生,我覺得並不是説我可以做,每一個做商場的都有這個理念,大商場都活了。
 
    大公網:據説這裏的藝術品都是您的個人收藏,我看到這裏經常舉辦當代藝術展,您是比較傾向當代的藝術品收藏?
黃建華:不是的,我什麼都收藏,我就愛收,從小養成的習慣,小的時候收唱片,收郵票,到大了就開始收畫,收雕塑,我有青銅器館,也有石窟、佛......我也收了70多件。
我有傳統的藝術,最早收書畫,九十年代開始收的時候,像唐伯虎,四王,揚州八怪,張大千我都收得到。後來講歐洲當代藝術,它當時在中國萌芽,你到中國來買,九十年代又回到中國。每一個禮拜逛798,去了解中國當代藝術,慢慢買了一件、兩件之後,開始接觸藝術家。現在藝術家一大群,六七十個都是朋友,跟他們交流,甚至好的,我幫他做展覽。我剛給一個很好的藝術家朋友在佛羅倫薩做了一個展覽,上次做“鯊魚與人類”展,我們到摩洛哥,俄羅斯,回到中國。我也幫李可染的兒子李小可做個人展,有好多傳統的書畫我也做。
 
    大公網:把藏品擺放在商場,擔不擔心它會受損,或者被破壞呢?
黃建華: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氣場問題,在這方面,我都不太執着,有一些雕塑,我絕對要讓人家可以直接碰,去推它,要有這種感覺,他才知道這個是藝術品。畫要去眼睛觀賞,看它的語境,它寫的文字去了解這個畫。畫不好碰,會碰壞,雕塑不怕。
真正的難處是決定在哪裏擺哪一個作品。當你花很多心思跟藝術家談,去拍賣行專心聽、很高興地買到,很高興地擺到最好的位置,你慢慢的調整的過程,慢慢效果就出來了。要用心去做。
 
    大公網:那您有沒有聽到,來您這兒參觀的消費者或者藝術愛好者,他們看到展覽的感受?
黃建華:我最大的安慰,大家都來看,很開心,好多藝術品。我非常安慰,有這麼多有共鳴的人,我覺得是非常好的事情。我覺得這個藝術品,我覺得給了消費者,觀眾我還不能滿足。我覺得收藏,是個過程,東西還要出去,所以想到最好的辦法,每一年我都捐很多給學校。我覺得學校才是真正需要藝術品的,而不是説擺在商場這樣,需要學生在讀書,人要從小培養他的藝術細胞,在學校裏面看到枯燥無味的東西,石獅子,九龍壁,悶死了,需要其他的顏色調劑他們,所以,我想送給學校。
 
    大公網:您希望這些展覽最終達到一個什麼樣的效果?
黃建華:和諧社會。吸引更多的人把芳草地打造的更好,更完善,我覺得我也是他們學習的對象。能夠把中國每一個發展商,某一些發展商能夠在我這邊抄兩三個理念,這對大家都好,我不要説唯我獨尊。
 

 
對香港有信心,對未來有信心,芳草地模式別人學不來

 
    大公網:您是從香港來到內地發展的企業家,您覺得內地投資環境的改變對您事業的發展有影響嗎?
黃建華:第一個,我講,我是非常失敗的企業家。因為一個企業家他應該有一個無畏精神,永遠不滿足,他為很多股東打造很多利益,甚至有一些還不擇手段。我有上市公司,在我手上十幾年,我不懂得利用,因為我不懂得騙錢,而且我不喜歡幫人家賺錢,我向往自由,我想幹嘛就幹嘛。
今天我想蓋房子,我將花十個億沒有人可以管我。要是我上市公司做這個事情被人家罵,所以我把上市公司賣了,還我自由身,我做什麼隨心所欲,量力而出,有多少錢做多少事兒。不是我不愛錢,我非常愛錢,沒有錢萬萬不能。但是我不追求最大的利益,我求最大的抱負,最大的理想,怎麼把事情做的最好。
我跟藝術家交流以後,也陶冶我的精神,陶冶我的看法、品位。怎麼樣能夠把建築打造變成一個作品,不是一個建築物,除了一些功能上面,我們希望能夠把它變成作品讓人家看,不單單是一種普通房子,所以我也愛傳統,也喜歡當代。
 
    大公網:聽説您是花了大價錢,給僑福芳草地來打造了一個綠色環保的空氣系統?
    黃建華:環保本身花的費用,我認為是當做成本的一部分,不可以省掉這個錢,你蓋房子不能不用混凝土,不能不用鋼筋,不能不用玻璃,環保也等於是一個項目。對我來講,是一個義務,我必須要做這個工作。
    我覺得房產商相對社會有責任,不可以不當它一回事。但是,對環境情況要用到什麼程度而已。我是比較完美主義,我希望每一樣都做到100分,所以我這邊就會更用心注意這些事情。我現在還在做,還沒有完。像冬天外面霧霾數值三四百,我們裏面五六十很好。你要説商場更重要,人潮最多的地方,我現在有機會蓋住家,我也要把環保的事情搞清楚,我覺得也是一種挑戰。
 
大公網:電子商務的發展,其實對傳統的商業地產有很大的衝擊,您會擔心未來嗎?
黃建華:根本不關一回事情,每一件東西,是一種作品,用心去打造它,你要是一個模式去翻,就會出事情。我現在準備在上海做,我自己在想,不好玩,我説我們綠化還不夠好,還不夠多,綠化不是草皮,幾棵樹而已。今天中國要講求環保,更重要的是什麼,我們在北京,或者在上海打造森林,做一個廣西梯田,放幾萬只蝴蝶飛,你看熱帶雨林直接到商場裏面,多舒服,遊客就會來。這些都是靠你的創意,誰都可以做,只是我用心去做。一個模式翻來翻去一定要淘汰。
 
    大公網:聽着就非常有吸引力。所以,這種獨特的理念更容易吸引人。
黃建華:對,你必須要用心,你老闆不創新,下面的人很難做,沒有方向。
 
    大公網:您認為香港未來的優勢還會繼續明顯的保持着嗎?
黃建華:我對香港還是有信心的,第一,我們中國政府對香港愛護有加,耐心的把香港做好,對台灣也很有耐心的處理這個事情。香港要是不跟中國直接接軌,香港就失去了很多機會。但是,香港的好處是香港人在求生存的意念上非常強烈,講適應的能力方面,我覺得國內跟香港差太遠。  

主持人:不久之後又將臨近畢業季了, 您對從香港到內地創業或工作的年輕人有什麼看法?
黃建華:我以身試法,我都被香港逼的走投無路了。因為我這些想法,我這些特異功能,在香港發揮不出來,我就在自己小小的地方,陽明山莊,我自己在佈局,香港這麼貴的地方,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在裏面競爭了,所以我才出來發展。到了北京,國內給我太多太多機會,但我現在不做,因為你必須花時間去關心它,我只能做一個作品,我同時做十個做不來。可是對那些希望到國內找機會的人來説,太多機會,只要你肯用心做,要比香港、台灣多太多。
 
 
 
 

責任編輯:daiyu daiy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