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2015中國好設計之“為中國設計發聲”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2015年又即將走向尾聲。這一年,中國時尚的影響力越來越深,不少設計師走向國際,為中國設計發聲;而剛剛過去的中國國際時裝週更是上演了一場場活色生香的視覺饕餮,向外界宣告中國時尚圈的創新靈動……那麼,今年到底是哪些設計師分外出彩呢?

   年度好設計關鍵詞:中國設計

   每每提到中國風設計,我們往往得思考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才是好的中國風設計?它的標準是什麼?是對服飾文化的傳承度?還是商業市場的認同感?或許這二者任缺其一都將成為設計師的遺憾。那麼,如何在中國風設計中既傳承又創新,既能實現設計風格的區分又不過度譁眾取寵,既能創造出藝術美又能滿足市場的需求,這想必是每一個中國風設計師都必須思考,抉擇的問題。在這方面,這兩位設計師做出了最好的示範!

   設計師:楚豔

   但我們在探討中國風與中國設計的問題時,我們可能很難繞過楚豔。作為APEC領導人“新中裝”主創設計師的楚豔,是中國十佳時裝設計師,也是北京服裝學院的教授。一直奉行東方式生活美學的她,一直奉行平淡而絢麗的設計態度。用她的話來説,她希望能夠設計出“具有中國審美意境的中國時尚”,這一點也在“楚和聽香 覺色”2016春夏新品發佈會上展示的新裝設計中體現出來。

   楚豔的秀沒有富於動感節奏的鼓點,沒有香肩微露酥胸半掩的賣弄性感,相比於其他的秀場而言,似乎有點過於“寡淡”,但卻恰好合了中國審美文化中“淡泊”感。

   總的來説,本次大秀的設計沿襲了楚豔以往對色彩的注重與服飾的視覺延伸,通過由古到今的款式變換,由深到淺的顏色演繹,她繪出了一幅由古至今,由濃轉淡的的服飾大秀,甚至讓人有一種時空錯亂的錯覺。秀後,不少業內人士紛紛表示了他們對楚豔設計的喜愛:極為巧妙的將古典服飾文化與現代文化嫁接,在強調圖騰、紋樣的同時兼顧華麗與實用感的平衡,擺脱了中國風設計一成不變的乏味重複和生搬硬套的複製,真正實現了服飾文化之美與現代時裝的融合與創新。

   設計師:曾鳳飛

   一直對中國服飾文化自信的設計師曾鳳飛,是16屆金頂獎得主,同時也是鳳飛中式男裝創立者兼設計總監。作為中國時尚設計的實力派領軍人物,曾鳳飛一直奉行“新東方主義美學”的設計理念,尤工民族服飾圖紋。今年,曾鳳飛登上米蘭男裝周的舞台,將中國“宮廷紋樣”與鮮豔的色彩相結合,多層次搭配,集合箱型,梯形等中國經典服裝結構輪廓,讓傳統文化更現代,時尚,潮流,並在此基礎上賦予了高度商業化與成衣化的可能性。

   對於中國風設計,在採訪中,曾鳳飛評論道,他認為“中國風”設計不是做戲服,在兼顧文化元素的同時實現設計的商業化發展方是長久之道。同時,曾鳳飛也表示時裝可以增加人的品味和氣質,但時尚並不是侷限於T台和紅毯,時尚更多的還是在生活中,正如服裝的設計來源於生活,也是服務於生活。每個層面的人都他不同的時尚,在他看來,時尚的定義就是健康、快樂、舒適的生活。因而,他的設計在兼顧華麗的同時不失實用性,在保存服飾個性與文化基因的同時,又能被消費者接受與喜愛。

   年度好設計關鍵詞:國際影響

   設計師:趙卉洲

   提到趙卉洲,或許大家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APEC和她的個人品牌藝之卉上。今年9月底,在國內早已名氣不小的趙卉洲攜其高級定製品牌“HUI ZHOU卉洲”登上在業界擁有“時尚晴雨表”之稱的米蘭時裝週,演繹了一場主題為《記憶的空盒子》時裝秀。

   “我常做一個夢,夢裏總見我爬上櫃子找童年時藏滿了寶貝的盒子,有一次我翻到了,迫不及待把它打開,卻發現所有的寶貝都不見了,盒子裏空空如也……”在談到本次設計的初衷時,趙卉洲説,“設計這件事,就是過去記憶和未來夢想的混合。對於設計,談太多的文化,容易空洞。我想表達自己私人的故事,自己遺失的記憶。找回那些被時間、被自己搞丟的東西。”

   在“中國風”幾乎被框架化、固定化的今天,不少設計師極力放大諸如祥雲、龍鳳等顯性的文化符號,反而因此畫地自限。今年,趙卉洲一鳴驚人的揚言“是時候卸掉中國風的舊包袱了!”在本次的米蘭時裝週上,趙卉洲延續了個人對極簡風設計的偏愛,在簡約、略帶些法式優雅的廓形下,不露聲色地將剪紙、漢繡這些和自己成長記憶密切相關的工藝元素結合呈現,表達個人記憶,思考一個時代的遺失感受。

   這對於一個一直浸淫於傳統行業的設計師而言,這不僅僅是勇氣,更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思考:面對核心時尚話語體系,一個設計師的設計語言到底是什麼?

責任編輯:張文傑 DN02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